俗事Ⅶ

2020-10-07

Part 1.

“我开了一个板面店。”远在石家庄的顺子在电话里跟我说着。

顺子是初中时代认识的好兄弟,我们都见过彼此的家长,这让我们的兄弟情之间又多了份亲情。有时过年过节,正好我们俩都在家,还会去对方的家里看看彼此的父母。

记得那时从学校出来后没有工作,我就联系了他,他让我来北京找他,结果第二天我就到了。他后来跟我说:“那会儿咱俩都好几年没联系了,我以为关系都淡了,没想到你真来了。”

那时确实好几年没联系了,说实话,我能联系他,也是我当时实在没有人可以联系了,那时不上学出来工作的没有几个,只能一个一个的联系,只有他的回复是最靠谱的。

我们俩在那个小家具厂一起工作了小半年,那小半年我们可以说是同甘共苦,有活一起干,有酒一起喝。 那时他负责做沙发的木架,我负责往木架上粘海绵,一天下来,他身上都是木屑,我身上都是胶水,可是那时候干的却很起劲,也很开心。

但那时候是真累啊。有一次我们跟车送沙发,那一车装了好几十个三人座的大沙发,我们一个人从车上往下卸,一个人背靠着车往身上扛,等沙发的重量全都压在肩上时,腿都快支撑不住了,可是也得攒着劲往人家的地下室里扛。等都卸完,我们的胳膊也都木了,僵直僵直的,弯都弯不了。

回去的时候,我们僵直的躺在大卡车的车厢里,就像尸体一样,我问顺子:“你胳膊是不是也动不了了。”,他笑着说:“这都不叫事,一会儿就好了。”,那天晚上我们喝了好多酒,一直到昏睡在床上。

后来过年回家的时候,他死活塞给我2000块钱,我问他:“这是干啥?”,他对我说:“你第一年出来,我带着你,你不能空着手回家,拿着,要不我都不好意思去看你爸妈。”

我死活不要,他最后放了狠话:“你不拿着,我可不拿你当兄弟了!”,我还是没扭过他,我接了过来,虽然只有2000块钱,但是却沉甸甸的,那可是他一个一个沙发搬出来的啊。

那是我第一次往家里拿钱,但却是顺子的钱,这事我永远也忘不了。

后来他结婚了,我二话不说赶紧去给他帮忙,一直忙到晚上,最后把亲戚朋友都送走了,才算忙完。他爸回屋里坐桌子边上叫我:“超,没事了,过来吃饭了。”,我跟顺子进屋都坐了下来,他爸端起酒杯,对我们俩说:“你们这好哥俩,将来得一直好下去啊,来,为了你们小哥俩喝一个。”,我俩一边说着:“那肯定的。”,一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
一转眼,怎么多年过去了,顺子去了好多地方,也换了好多工作。现在他在石家庄开了一个板面店,他在电话里跟我说:“有空就过来尝尝。”

放心,用不了多久我就过去,都两三年没见了,也不知道他有了三个宝贝闺女后变成了什么样?

顺子姓刘,我也姓刘,我们虽然不是亲兄弟,但他就是我的亲兄弟。

Part 2.

“吃了没?”
“刚开始吃。”
“吃的啥?”
“咖喱鸡。”
……
我和她在微信里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。

她是一个店里大姐给我介绍的姑娘,大姐说:“她是我之前的一个同事,性子跟你很像,家是张家口的,离你家也不远,姑娘也没谈过对象,我把她微信给你,你们俩聊聊,说不定就成了呢。”

那时我还处在与上一个女朋友分开后的过渡期,分开一年多了,有时回想起一些事,还是过不去。

都说结束一段感情最好的方法,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感情。但男孩和女孩再分开后还是不一样的,女孩很快就能进入到一段新的感情之中。而男孩就得需要过度一段时间才能进入一段新的感情。

同样是过度,但方式却是不同的。

我想着,那就试试,有些事也该结束了。

我们俩加了微信后,互相都沉默了会儿才开始说话。我能感受到姑娘文字里透露的那种朴实,但我跟她聊天却怎么也放不开。

有时我想开开玩笑,但想想还没见过面,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?琢磨琢磨,还是算了,再聊聊,见面之后再开吧。

一开始,我们聊天的感觉就是相敬如宾,没有暧昧,也没有情感上的交流,我以为过些时间就好了。可是一个月后,我们还是相敬如宾。

慢慢的每天的聊天就成了流水一样的简单,她一句问,我一句答,问着问着,答着答着,就没得说了,有时会显得很尴尬。

发信息都尴尬,见面岂不是更尴尬,我想着。

最后,我们聊天的频率从每天降到了两三天,一点一点的又降到了一周。慢慢的我们就像心有灵犀一样,彼此都不给对方发信息了。

这也算我们之间唯一的心有灵犀了。

她是一个好姑娘,可是我却没有想见的理由或者欲望,这一点我们就不合适。

这个时代每天都有太多像我们俩这样的事情发生,男男女女为了寻求幸福,都在不停的找寻着那个合适的人。

但恋爱是需要看的见的,看的见这个人,看的见他的好,看的见他的担心,你能感受到他的冷暖,他的喜怒,他的幼稚,这样的恋爱才是饱满的。

Part 3.

说了好多俗事,却忘了写个序,这得补上。

我能感知到我的本性是一个内向的人,不是不喜欢和别人交流的那种,是不知怎么去表达情感的那种。

我每当对一个人或者一件事物开始感兴趣时,我就会悄悄的去关注,像一只守在老鼠洞口的猫,就那样静悄悄的关注着。

等我把这种情感表达出来时,我已经对这个人或者这件事喜欢好久了。可别人却不知道,这样就产生了一种情感上的时差,我觉得自然,别人却会感觉到有些不着边际。

这样的我,有时会给别人造成困扰。如果我给你造成困扰了,在这里我要对你说一句:“对不起,我为我的表达方式向你致歉(日式的90°鞠躬),但是我是真的喜欢你。”

我一直不知道我具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但我对我自己是一个什么样人的这件事很感兴趣,这不是自恋,而是对自己的刨析。

后来,有的人说我有意思、有的人说我真诚、有的人说我浪、有的人说我对别人太包容,有的人说我有韧性……我原来在别人眼里是这个样子。

叔本华说:“人活着就是一种表象。”,大多数人都只是活在别人的心中,然后慢慢的就活成了别人心中的样子。

我不知道我现在是否活成了别人心中的样子,但我知道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,都会有人接受我,也会有人讨厌我。可无论接受,还是讨厌,我都得活着,我还得好好的活着,这样接受我的就会更接受,讨厌我的就会更讨厌。

我不在乎那些讨厌我的人,我在乎的是那些在意我和我在意的人。

其实这个世界也是表象的,你感知的冷暖、哀乐和酸甜,它都是这个世界的表象,而我能做的就是好好的去经历这些。

这些年有两句话我一直记在心中,一句是在微博上看到的:身体和灵魂,必须有一个在路上。一句是在知乎上看的:种下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,还有就是今天。(出自Dambisa Moyo 《Dead Aid》)

这两句话让我真正的动了起来,有一些以前想做但没做的事情都去做了。当我做了之后,我开始感叹,其实那些事也没有那么难。

而且人一旦动了起来,就会有了故事。故事里会有开心的事,会有烦恼的事,也会有让人安静的事…… 我把这故事里各种各样的事都称作了俗事。

如果说诗是远方,那么这些俗事就是通往这远方道路上的烟火,我愿远方常在,我也愿烟火不停。

图片来自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