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谬

2020-03-17

过于机智

小时候,我爬到家里的后山上,在山顶挖了一个坑,埋下了两个钢镚,一个一块,一个五毛,我想着有一天没钱了再把它们挖出来,可一转身我突然想到了如果下大雨冲走怎么办?那时的大雨真的很大,每次大雨过后,村前的河都会发洪水,记得有一次眼看着滚滚洪水把上游村子的冰箱盖和大肥猪冲了下来,不行,钢镚埋在这里太不安全了,转头我就把它们挖了出来。

是好也是坏

学生在别人眼里总有好坏之分,上学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是先和好学生一起玩,之后又和坏学生一起玩,我那时很内向,也很腼腆,想想都觉得奇怪,究竟为什么呢?是好学生太拿样了?还是坏学生太真实了?也许坏学生其实不怎么坏,好学生其实也不怎么好,他们就像镜子,能照出我的每一面。

幻想死亡

死亡在一般人眼里都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,可在心智不全的少年时期确是一件令人幻想的事情,那时我就总会因为一些事不停的幻想,在那一瞬间什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全都抛在了脑后,我幻想过好多方法,好多场景,后来长大了看过《非诚勿扰》后,才感觉到在盆里和植物作伴才能让灵魂心安。

各尽其道

我见过蓝色的磷火在坟地上飘荡,见过闪电将大树的枯枝劈断,见过比人还高的大鸟在山腰歇息,见过太阳长出两个大耳朵,见过数十颗流星在眼前划过…… 我感受过被大黄牛顶飞后的晕厥,感受过被大鹅、老公鸡和小蛇追逐时的惊恐,感受过彩虹在手指上留下的疼,感受过被蜜蜂蛰后的肿,感受过从山上摔下来的痛…… 大自然总会给我意想不到的惊喜,说是惊喜,却也很平常,它本该就是那个样子,我也本该就是这个样子。

循环替代

烟对于抽烟的人来说似乎像是饭一样,都说有瘾,我从初二开始学会抽烟,一直抽了11年,在高中时戒过几个月,可是又继续抽了,直到11年后的一个春天才把它戒了,那时尝试了好多方法,最后看了一本叫《这本书可以使你戒烟》的书奏效了,看完的前一天抽了十多根,可是看完的第二天却一根没抽,之后就是三年没动烟,期间虽闻着别人抽烟觉得香,可却一点也不想抽,所以烟没有瘾,所谓的瘾只是习惯而已,当一个习惯没有了,你就需要找到另一个习惯去替代,我那时用看书来替代。现在我虽依然在看书,但嘴里却又抽起了烟,究竟我哪个习惯又没有了呢?

有趣的情感

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,情感却能把独立相融,我喜欢过几个人,也产生过几段情感,可一旦了有了结束,一切就会变得稀碎稀碎,但情感就像一只活生生的小动物,当它破碎后就成了无数个细胞,时间会给它一条新的DNA,将它重组成一只不同以往的小动物。而我现在的这只小动物就像一只小怪物,一只长着鹿角的小怪物。

我该藏在哪

人来人往的地铁口,女孩很远就看见了来接她的男孩,她偷偷的躲在了车的后面,露出半个脑袋等待着男孩去寻找她,男孩笑着径直走到了车的后面“我都看见你了,还藏。”,“你就不能假装看不见我么?”女孩委屈的说着,男孩依然笑着:“好 ~ 下次我假装看不见你 ~ ”。好,下次我也会假装看不见你们。

清理人类

对于非典那年,我只记得从田地里坐在爷爷的马车上回到家里喝了一碗板蓝根,村子里向往日一样平静,时隔十八年后的今天,我在北京,新冠状病毒在全球肆虐,隔离、停工、防护……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看了那么多报道,也吸了怎么多年霾,突然觉得地球是在清理人类,这次清理不掉,还会有下一次,下下一次…… 总会有一次把我也会给清理掉,如果我能安稳的寿终正寝,那我得感谢地球对我的忍耐。

误入正途

有一天我在电脑前从早上坐到晚上,只为了找到代码里的一个Bug,那天太入神了,后来在看一些书的时候也找了那种感觉,那种感觉就像自己脱离了这个世界,时间和空间都成了虚无之境,如果不会饿,或许我就一直活在了那个虚无之境,像极了走火入魔。

神奇的你

她安静的坐在那,任凭事物在周围徘徊,却不曾分一点心思出来,你站在远处,看着她那眼角的睫毛微微眨动,如此轻盈,却又如此有力,你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,你也没有去想她在想些什么,那时的你已经无法想些什么。有时候一个人的魅力就像湖水一样安静,你在湖中乘着舟,却舍不得用桨划开一点涟漪,好奇怪的魅力。

图片来自Giphy